查看帖子
历史记录

好多奶水啊
查看次数:
好多奶水
2019年06月25日 21:53
絲媚是一位19歲的富家千金,生活富足的她卻全然沒有大家閨秀的樣子,反而是喜歡到處冒險,而且還重金請了搏擊教練教了她一身以腿技為主的混合格斗技。絲媚還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就是喜歡穿成性感的樣子,故意勾引色狼們來襲擊她,然后再狠狠把色狼暴打一番。絲媚這一天再次一個人離家出去旅游,來到了一個新開發的旅游古鎮的附近,當她下飛機的時候,已經是傍晚,絲媚几乎什麼行李也沒帶,她總是這樣隨性的到處游玩。
379191.com       今天絲媚也是穿的分外性感,她扎著兩個修長的馬尾,長長的流海微微蓋住右眼,有著尖尖的下巴,細長的眉毛和一雙媚人的充滿野性的雙眼纖細白皙的脖子,穿著白色的藍色開領的大V水手服,露出脖子周圍雪白的香肩,水手服僅到胸部下沿,高挺的酥胸上是一個藍色的蝴蝶結,下面則又是性感雪白的腹部肌膚。絲媚的腰非常的細,露出性感的肚臍,然后一是條超短的剛剛蓋住大腿根部的深藍色百褶短裙,一雙超長的穿著黑色絲襪的細長美腿格外惹火,加上腳上穿著的黑色7cm超高跟鞋,這雙消魂的長腿加上高翹的性感美臀一扭一扭的婀娜的走動著,讓男人看了几乎要噴出鼻血來。
379191.com       絲媚打了一輛的士坐了上去,的士司機在后視鏡中看的眼睛都直了。「小……小姐,你要去哪?」「你們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絲媚問道。「有一個古鎮叫剎馬鎮,有很多民俗表演,我想小姐一定感興趣。」司機吞了吞口水,狡黠的笑道。「是嗎?那就帶我去吧~ 」絲媚想也沒想就答道。一路上那司機不停的從后視鏡偷窺絲媚那深v領口中白皙的胸部和若隱若現的乳溝,弄的几次差點和別的車撞上。絲媚早就察覺到了這一點,她故意單手托著香腮看著窗外,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她很喜歡這種被人偷窺和視奸的感覺,讓那些男人們拜倒在她絕美的容貌和身体前,卻又要拼命忍受著無法發泄卻鼓脹到及至的欲望慢慢的失去理性。「就在這停吧~ 」絲媚看到已經快出了市區,到了城鄉結合部,這附近路燈殘缺,小巷眾橫。「小姐,這里里剎馬鎮還有一段距離呢,而且這附近治安很不好,經常有事情發生……所以……」司機回頭看了一下穿著性感無比的絲媚說道。「所以什麼?」「所以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最好還是……」「沒關系,我就喜歡這樣的環境……」絲媚微笑道,將黑絲玉腿的高跟鞋伸出車外結了賬下了車。  379191.com
        絲媚一個人朝剎馬古鎮的小路走著,一路上她性感的穿著惹來了在小路邊擺賣水果的村民注目,慢慢的,絲媚走近了一個小巷子,人也越來越少,一群光著膀子的年輕人正在里面無聊的抽煙聊天,當絲媚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看的眼都直了,用手捂著褲襠,然后便開始小聲嘀咕著什麼,慢慢的跟了上來。絲媚察覺到了身后的聲響,露出了看到魚儿上鉤般的微笑。「這沒人,直接上了她!!」几個年輕人將煙一踩,直接朝絲媚圍了上去。「小妞,陪哥几個玩玩!!」一個年輕人帶著酒氣,從后面摟住了絲媚纖細的蠻腰,伸手就往絲媚的胸口摸。「玩玩?好啊~ 不過我喜歡玩重口味的呢~」絲媚媚笑著答道。「重口味?!哈哈,這妞說她喜歡玩重的!哥几個帶繩子沒有?保證讓你滿意哈哈哈~喲,好性感的腿~~」那男的說著就用手在絲媚光滑的黑絲美腿上亂摸起來。將手輕輕搭在那人的手腕上,然后冷不防發力,將他摔了出去。「哎喲喲?!這小妞會功夫?!」几個人見狀立刻圍了上去。「靠!!輪了她!!!」絲媚似乎都聞到了彌漫在空氣中的强烈的充滿欲望的荷爾蒙和欲望的味道,非常享受的抬起她修長的黑絲美腿,用高跟鞋左右飛踢,將那些年輕人一一踹倒。
379191.com       「噢啊?!」「哇!!」「喝!!」絲媚一聲嬌叱,朝前躍起,短裙高高飛舞起來,露出她裙下被黑絲包裹著的蕾絲內褲,然后那修長的玉腿狠狠的踹在了一個男人的心窩上。「啊啊啊!!」「噢!!!」年輕人們慘叫著紛紛倒地,絲媚用高跟鞋尖利的跟踩著一個人的下体得意的笑道:「你們也太沒有用了,這兩下子就想上我?~ 」「啊啊啊!!~~」絲媚單手插腰,冷笑著從一群呻吟的年輕人中走過,那群年輕男子雖然被踹的起不來,但是看著絲媚扭動著翹臀邁著修長的黑絲美腿離去的背影,下体又忍不住硬了起來。絲媚就這麼一路走到了剎馬鎮上,路上自然是又碰到几個色狼,不過都被她几腳踹的鮮血直流。絲媚剛走進剎馬鎮,便見一對光著膀子的男子敲鑼打鼓的抬著個轎子迎面走過來,前面還有個拿著喇叭的司儀在介紹著:「游客朋友們,大家讓一讓,搶婚的隊伍來了~ 這是當地少數民族的風俗,新娘子不是靠娶,而是靠新郎去用繩子捆了搶回家,現在我們就要從大家中挑選一位最美麗的小姐做新娘子,哎,這位小姐,好漂亮啊,就請你來當新娘子好不好?~ 」司儀看見絲媚兩眼放光,趕緊衝過來拉著她的手問道。「新娘子?呵呵,你們想搶我回去嗎?那可有點難度呢~ 」絲媚用力一轉手腕,便將司儀的手甩脫,雙手交叉在胸前媚笑道。「喲,我們的這位新娘子還會功夫啊,那太有意思了~ 大家可以看出好戲了~ 」司儀興奮的喊道。「少來了,我沒興趣,你找別人演吧~ 」絲媚故意假裝說道。「別啊,小姐,你看看,這周圍就你最漂亮了,還有誰比你更適合當最漂亮的新娘子的嗎?」司儀趕緊說道。周圍的人群開始瞎起哄,絲媚畢竟是女孩子,聽到這番恭維還挺受用,便說道:「好吧,我就當你們的新娘子,要怎麼演呢?」「很簡單,你看見那些拿著繩子的壯漢了嗎?他們就是幫新郎搶婚的,待會他們會上來把你捆起來堵上嘴抬上轎子,然后到了前面的洞房拜個天地就算演完了~ 」司儀說道。「哦,聽起來還挺簡單的嘛~ 那就來吧~ 」絲媚媚笑著說道。于是几個壯漢拿著繩子就朝絲媚扑去,絲媚輕輕一閃,用修長的黑絲美腿一腳飛過去,一個壯漢便差點沒倒在地上。「哎,小姐,輕點,他們都是這的村民給大家表演的,可別踢傷了~ 」司儀叫道。「哎,真麻煩,干脆讓你們捆好了~ 」絲媚的身手引來眾人的喝彩,再輕輕的踢了几下之后,絲媚將長腿收了回來,便被壯漢一把扭住胳膊,反剪在背后捆了起來。「新郎,你可給捆緊點了,這位小美人功夫可了得呢!」司儀笑道。
379191.com 絲媚一看,果然一個胸前戴著大紅花的高大男子也在用繩子捆著她,但是相貌丑陋,讓人惡心。「什麼啊,雖然是演戲,但是就不能找個帥點的嗎?」絲媚回過頭不再看他,任由他們捆綁,沒一會,她的雙手就被反w,高吊著捆到了背后,繩子收的很緊,將她的胳膊捆的緊緊貼著身子,讓她不得不朝前挺起酥胸,而她穿著黑色絲襪的銷魂美腿,則被繩子一道道從高跟鞋開始捆住腳踝,小腿,膝蓋,大腿,緊緊的並攏捆了個結實。「大家看,新娘子的腿一定要捆好,不然半路跑了就白費勁了,像這位新娘子那麼修長的腿,當然要多捆几道那才好看,捆好了新娘子,還要把她的嘴巴堵上,不然坐在轎子里大聲喊叫,把新娘子的家人驚動了,就會把新娘子劫回去了。」司儀說明道,然后見新郎拿著一條大白布毛巾,卷成一團,捏住了絲媚的嘴巴,就要往里塞。「喂,這毛巾干淨嗎?~ 等等……嗚?!……恩!!……」絲媚皺著眉頭,嘴巴已經被大毛巾塞的滿滿的,還露出一大截在外面,那新郎似乎很急的樣子,用力的旋轉著毛巾,往絲媚的嘴里塞。「嗚!……嗚恩!……哦!……(別塞了……都塞滿了……)」絲媚的嘴巴被撐的几乎閉不上了,毛巾還是露在外面一截,新郎又用一條大紅布將絲媚的嘴巴連著露出的毛巾包住,將絲媚的嘴巴包了起來纏了几圈,在絲媚腦后系死。「大家看,堵新娘子的嘴一定要堵嚴實,最好像這樣先把嘴巴塞滿,然后為了防止她用舌頭把布團頂出來,再在外面用布蒙死,這樣新娘子就叫不出聲了~ 」司儀笑道。于是新郎扛起被捆好堵嘴的絲媚,將她塞進了一邊的轎子里,蓋上蓋頭,然后起轎在聲樂中回家拜堂。絲媚在轎子里無聊的等待著,試著想自己解開繩子,卻發現那繩子捆的可真緊,深進她的肌膚中,勒的肉肉的,越掙扎越收緊手腕根本動彈不了,雙腿更是被捆的死死的,絲毫無法分開。轎子走了好一陣時間才到洞房,似乎比原來看的地方遠了點,這時候,花轎停下,絲媚感覺到一個男人將她抱了起來,然后到了一個地方扶她站定。「新娘子已到,開始拜堂~ 」「嗚?……這就快結束了嗎?」絲媚的雙腿被捆的太緊,還穿著高跟鞋,站的有些不穩。「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絲媚只好努力維持著身体平衡,捆著雙腿朝前彎腰,她蓋著蓋頭,又什麼都看不見。「好,送入洞房!!」聽到這里,新郎似乎很急不可耐的抱起絲媚猛跑起來,然后用力的將她放到了床上。「嗚?!」「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還有洞房的戲嗎?」絲媚奇怪的看到自己的頭蓋被扯下扔到一邊,然后洞房里就她和那個丑陋的新郎官兩個人,而那個新郎官已經脫了上衣,正在解褲子,一下就將她按倒在床上。「嗚嗚嗚?!!嗚恩?!!」絲媚從新郎急促的呼吸和力度上已經明白了這已經不是在演戲了,而是真的要强暴她!他粗暴的掀開了她的裙子,一看內褲被黑絲褲襪包住,便用力的扯破了絲襪。「嗚嗚嗚?!!……混蛋……我的絲襪……恩!!」絲媚嬌叫著扭動著身子,用膝蓋將那男的頂的翻到一邊,但是雙腿實在被捆的太實,加上被擠在床上,發揮的空間很有限。那男的体格健壯,趁絲媚被繩子捆的緊緊的無法用力,再次扑了上來,卻被絲媚再次用高跟鞋踹中肚子倒退几步。「嗚!!!……恩!!!!……該死……要是腿沒被捆著的話,這下起碼讓他吐血!……恩!!!……」絲媚扭動掙扎著蹬著她修長的黑絲玉腿,那男人再次扑了過來,几經周旋,趁絲媚在床上轉身不便,躲過了她的雙腿,一下壓在她的身上,將她的雙腿死死按住。「嗚恩恩?!嗯!?!……」絲媚扭動著她有力的小蠻腰掙扎著,但是雙手被縛的她根本沒法再反抗,不一會就被那男的大力的翻的臉朝下,然后掏出大肉棒,撕下她的內褲,對准她銷魂的蜜穴用力的戳了進去。「嗚嗚嗚嗚?!!……嗚!!!」絲媚感到下身一陣疼痛,這男人的東西尺寸很大,而且因為她在反抗的緣故,用力很猛,剛好絲媚又在扭動中將臀部朝后一頂,讓他的大肉棒一下就深深戳進了她的蜜穴深處。那男的也感到爽的不行,立馬用大手捏著絲媚高挺的乳房猛烈的抽插起來。「嗚嗯嗯?!!嗚!!!……嗚噢噢噢!!!……」絲媚被壓在下面猛烈的肏著,她那銷魂厲害的黑絲美腿被壓在笨重的男人身下根本用不上。男人喘著粗氣,亢奮的猛干著胯下這位絕色美女,雙手將絲媚的雙乳從衣服中扯出來捏個不停。「嗚嗚嗚嗚嗚!!!」絲媚羞憤的掙扎著,扭動她的小蠻腰抗拒著,但是男人用力的一頂,粗大的肉棒猛的戳到她的子宮內,插的她立刻一陣嬌顫,渾身酥軟下來。男人抱著絲媚,雙腿死死的交叉夾住了絲媚修長纖細的黑絲美腿,在大床上來回翻滾著大戰個不停,顯然已經是憋了好多年的性欲全部如決堤的洪水般傾斜在絲媚嬌柔的身子上。「扑哧!!!扑哧!!扑哧!!!」絲媚感到一大股熾熱的液体涌進了她的子宮里,圓睜著媚眼大聲嬌叫著仰起頭掙扎起來。「扑哧扑哧扑哧!!!」絲媚試圖收起雙腿抗拒,但是雙腿被男人的腿夾的死死的,根本無法彎曲收回來,任她怎麼亂扭也不行,一股接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她的蜜穴中,那男人喘著粗氣,還在不停的抽插。「嗚?!……嗚!!!!!……」一個晚上,絲媚至少被那個男人强奸了4,5次,大股大股的精液順著她被蹂躪的蜜穴順著被緊捆在一起的大腿黑絲流出來。 379191.com
  到了第二天,絲媚疲倦的昏睡過去,隱約聽見那個司儀的聲音:「怎麼樣,這麼極品的女人,怎麼也得多給兩千吧?」「行,兩千就兩千,真有你的,同樣一個招數,能騙那麼多女人傻乎乎的甘願被捆著賣進來,昨晚上我肏這個小娘們的騷穴可爽了……」那個新郎帶著濃重的口音笑道。「你可得看緊了,我選的那些女人都是獨自來的,所以被賣了也沒人知道,但是難保她的家屬會尋過來。」「你放心,我絕對不讓她出去讓人見到。」「還有那繩子,千万別送,捆緊點,那小娘們腿上功夫可了得。」「哈哈哈,啥腿上功夫,昨晚被我收拾了5,6次,就她那柔弱的小身子,還不被我杵的雙腿軟個几天?」新郎大笑道。「得了吧你,我看腿軟的是你吧,你看那小娘們穿的那麼騷,一定不是省油的燈。」「你還別說,是挺帶勁的,今天我睡一覺再干她几回,爭取早點給我生個娃哈哈哈……」絲媚聽到這嗚嗚的叫了起來,但是她的嘴被塞的是那麼死,根本發不出太大的聲音,她回頭一看,自己修長的雙腿竟然被反折到背后捆成了四馬攢蹄,這下她完全動不了了,只能在床上嗚嗚的顫動著。「恩,我老婆好像醒了,就這樣了,回見啊~ 」新郎推開門進來,走到床前捏著絲媚的下巴看著。。「模樣可真漂亮,奶子也大,腿還長,屁股夠翹,一定是個好生養哈哈哈,我劉大福真走運,竟然買到了這麼一個漂亮媳婦……」劉大福呵呵的痴笑起來,那丑臉讓絲媚一看就惡心。「嗚!!!!……」絲媚羞憤的掙扎起來。「老婆,別白費力氣了,這繩子你掙不開,掙開了你也跑不出去,就乖乖的做我的老婆吧,幫我生一大幫小崽子好了……」劉大福呵呵的笑著,用手在絲媚的翹臀上又捏了一把。「嗚?!!……嗚恩!!」絲媚圓瞪著媚眼用力的搖著頭。「呵呵,事到如今,你不樂意也得樂意~ 來,喝點水。」劉大福說著倒了一碗水,然后將蒙住絲媚嘴巴的紅布扯開,再從她嘴里掏出大團的白布。「嗚恩!!!……」絲媚的嘴被塞的太久,舌頭都有點麻了,嘴巴也被撐的有些合不上,沒等她說話,一碗水就灌進她的嘴里,她也確實很渴,一下就把水喝完了,等她舌頭恢復了一些,剛想喊,卻被那劉大福再次用几團絲襪捏住嘴塞了進去。「嗚?!!……嗚!!!……」絲媚的嘴巴里被一條接一條的塞進了肉色的絲襪,劉大福邊塞邊說:「我專門買了几條女人的絲襪來塞你的嘴,這樣比那白布團要稍微好受點,你可別挑啊,這窮地方能買到這東西不錯了~ 」「嗚哦!!」絲媚氣的直瞪眼,她的嘴已經被絲襪塞滿了,劉大福便再次用那紅布將她的嘴蒙上,纏了几圈裹死。「以后就是吃飯喝水才幫你把嘴松開,如果你表現好,老實了,我才不堵你的嘴。」劉大福說道。「嗚!!!!!!」聽到這絲媚氣的大叫起來,他把自己當什麼了?!就這樣白天絲媚被捆在家里,駟馬攢蹄吊在房梁上或者裹在被窩里,劉大福雖然是個粗人,但是每次檢查繩子都很仔細,還經常解開一些重新綁緊,然后還給絲媚的手套上几層避孕套子,裹的緊緊的,讓她不能用手指解繩子。「嗚!!!!!……恩!!」絲媚多次嘗試著掙脫繩子,都失敗了,那繩子實在捆的太死了,跟捆死豬一樣,勒進她柔嫩的肌膚里,根本無法弄開,只有在洗澡的時候,劉大福給她喂了迷藥,才趁她昏迷時脫光她的衣服解開繩子幫她揉一下,然后抱著她裸体泡在大木桶里一邊用大肉棒干著她,一邊幫她洗澡。等絲媚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再次全身被捆的死死的堵上了嘴,而且被穿回來原來的衣服和絲襪,只是下身隱隱的有被人侵犯的感覺。晚山,劉大福將絲媚一把抱上大床,有時候把她的衣服剝光只留那性感的黑絲襪,有時候讓她穿著衣服,對著她挺翹的臀部,就是用力的猛插,大肉棒在絲媚的小蜜穴中插進去猛干。「嗚恩恩恩?!!……嗚恩恩!!!!……」絲媚掙扎著卻無法反抗,被包的死死的手哪怕連用指甲摳一下劉大福也做不到,她那原本引以為傲的修長的美腿,現在淪為這個丑陋男人的玩物,他的大手在她穿著絲襪的美腿上到處撫摸著,發出一陣陣滿足的贊嘆。「這腿好長好漂亮,看著就想干你!……哈哈哈」「扑哧!!!……扑哧!!扑哧!!!!!」「嗚嗚嗚嗚嗚!!!!!!……」絲媚不知道多少次,被劉大福的大肉棒射的滿肚子精液,被壓在他喘著粗氣的身下嬌喘著。大概過了一個多月,劉大福見絲媚沒有反抗(實際上是捆的太死沒法反抗)便開始像遛狗一樣帶絲媚在院子里逛,但是絲媚的腿太厲害,所以每次劉大福都要狠狠的肏絲媚一頓,肏的她腿軟了才帶她出來,而且還用繩子穿過她敏感的胯下,勒的緊緊的,用一條繩子系在她纖細的脖子上,牽在手里,然后將她的腳踝用短繩子捆在一起,有一定的活動空間,卻無法抬起。「嗚恩?!……嗚……」絲媚被堵著嘴,被劉大福這麼牽著邁著小步子穿著高跟鞋在院子里走著,感覺像被遛狗一樣,羞憤無比卻又無可奈何,剛想走到劉大福身后狠狠的給她一腳,腿卻被繩子連著無法抬起,還差點將自己絆倒,而且腿一用力,勒進下体的繩子立刻受力,勒的她忍不住嗚嗚的呻吟起來,每到這個時候,劉大福就一臉猥瑣的對著她笑,氣的她不行。不但如此,每天大小便,都是劉大幅抱著她去,將她的雙腿分開打小腿捆在一起用手抱住,便讓她對著廁所洞尿,一點尊嚴都沒有,大小姐出身的絲媚哪里受的了這個氣,眼淚都流了出來。但是次數多了,也就麻木了,絲媚開始習慣每天被捆的動彈不得,嘴巴里塞的滿滿的無法出聲,晚上被劉大福抱住猛肏的生活,因為她離開家的時候沒說去哪里,所以她的家人怎麼也想不到她會來這,更不可能找上門來救她了。又是几個月過去了,絲媚發現自己的肚子居然一天天大了起來,驚愕的她圓瞪著媚眼不敢相信,而劉大福卻很是高興,吃飯也經常給絲媚加菜很是勤快,但是絲媚一想自己被這個丑陋的男人天天强暴到懷上了他的孩子,就絕望的恨不得一頭撞死。但是她現在就是想死也死不成,手指都被捆的不能動彈,只能任由如充氣娃娃一樣隨意泄欲,隨便擺成各種姿勢猛肏.即使是大了肚子,劉大福也沒放過她,還是天天抱著她猛肏,不時還用手在她逐漸滾圓的肚子上撫摸著笑道:「哈哈,寶貝,爸爸進來看你了!你看!!進來了!出來了!!進來了!!出來了!!!……」一陣猛烈的抽插,把絲媚干的哭笑不得。一年后即使生下了劉大福的女儿,絲媚還是每天被繩子捆的死死的,因為生了孩子的緣故,絲媚的身段變的更加的豐滿動人,但是腰部卻很快恢復了纖細,天生的尤物身材,而她那對原本就很挺的奶子,有了奶水變的更加漲大,撐的原來那件水手服繃的緊緊的。劉大福抱著女儿,一把就掀開了絲媚緊繃的水手服,彈出兩個雪白的滾圓的大奶子,然后絲媚的女儿便笑哈哈的張大小嘴,一口咬住絲媚挺硬的乳頭拼命的吸吮起來。「嗚恩?!……嗚!!……嗚……」絲媚半閉著媚眼呻吟著,喂奶緩解了她乳房的腫脹,而且被吸吮時還有一股說不出的酥癢的快意。生了孩子后,劉大福並沒有放過她,因為他還想要個儿子,于是絲媚還沒做完月子,就又被劉大福壓在身下猛肏起來。「嗚嗚!!……嗚恩!!……」絲媚的雙腿被劉大福抱住用手不停的撫摸著,然后她那高挺滾圓的雪白大奶子,被劉大福一手捏住旋轉著掐了起來。「嗚嗚嗚嗚!!!!」「哈哈哈,好多奶水啊,奶子漲的好大,你比以前更浪了……」劉大福淫笑道,大肉棒戳進了絲媚的蜜穴中猛肏起來,將絲媚肏的腰部弓起,一陣接一陣的浪叫呻吟著,她已經從一個少女被這個丑陋的男人肏成了一個少婦,雖然只有20歲,但是她的身子已經完全被這個男人打開了,每天被緊緊捆住塞住嘴,無法逃跑,無法喊叫,只有晚上這激烈的性愛能讓絲媚感到刺激的快感,雖然是被凌辱,但是女人的身体讓絲媚無法背叛自己的感覺,劉大福那粗大的肉棒和有力的腰部,的確是讓絲媚在習慣了那種力度和痛楚之后,感到刺激和愉悅。「扑哧!!!!……扑哧!!!」又是一大股濃稠的精液噴進了絲媚的蜜穴里,雖然剛生完孩子,但是絲媚天生媚骨,蜜穴還是那麼的緊,而劉大福在絲媚臨盆的几個月沒得碰女色,被憋的不行,所以今天興致特別的高,一晚上都沒放過絲媚,絲媚那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美腿讓劉大福總是很瘋狂,不停的肏了她6次才趴在她身上呼呼的睡過去。 379191.com
复制按钮QQ号1424520022
彩七彩票
用户评分: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版本:6.2.2
大小:35.1MB
活动:下载即送18元彩金!
神秘特码57倍,特码48.8!

登录